为什么也开始热衷投资创业?广告公司在焦虑什么

阳狮对报名 Publicis 90 的初创企业没有行业领域和地域范围的限制,唯一的条件是:初创企业的业务一定要是“ digital ”的。 Maxime Baffert 告诉我们,目前接收到的报名项目和团队有虚拟现实、移动端广告甚至还有众包平台。

从这些项目能看出,传统广告集团越来越倚重数字化营销,这和他们面临的数字化挑战有关。根据全球市场调研公司 eMarketer 的数据,2015 年全球媒介广告支出达到 5780 亿美元,其中数字广告占比将近 30%,而移动广告在整体数字广告占比已经超过 40% 达到 687 亿美元,预计 2016 年还会增长 47%。

 

消费者分配在线上的注意力越来越多。广告公司也在努力做数字化转型,根据阳狮和电通安吉斯 2015 年最新财报,在总收入中,来自数字广告的收入分别占 52% 和 34.5 %。

 

事实上每次新技术的出现都会深刻影响广告业。但没有任何一个时候像现在的数字化环境这么复杂,这么碎片。

某种程度上来说,广告公司和 Google、Facebook 等科技公司形成了一种广义上的竞争对手关系,广告主和科技公司都可以直接跳过代理商找到对方。而广告公司对新技术的理解远不如科技公司,这时候他们就需要请来懂技术的外援。

 

从这个意义上,阳狮“面向未来”的投资其实是想用这种方式获取更多的灵感,或者说是传统广告传播集团对创新能力的一种焦虑。

 

阳狮从 2012 年就有类似的动作了,它和法国的一家通讯集团 Organge 合作设立了一个 3 亿欧元的专项基金 Oragne Publicis Ventures,投资欧洲、美国和中国的创业企业。另外,2014年,他们以 8200 万美元入股了一家以色列的创业公司 Matomy Media 。

 

另一大传播集团宏盟(Omnicom)旗下的媒介代理集团浩腾(OMD) 于 2014 年设立了创新基金,这个项目和 Publicis 90 比较像。浩腾创新基金(OIF) 本来是面向内部员工的创业项目,后来演化成了一个每年两次的创业比赛。

 

浩腾旗下 Airwave 移动营销总经理符传志认为最具创新能力的人才在创业公司中,他们希望通过这个创新基金能接触到新人才并学习他们的商业模式和点子(big idea)。虽然给每个获奖企业的基金不多(30 万元人民币),但这是他们在创新上的一种尝试。符传志告诉《好奇心日报》:“这个对我们是小投资,当作买个机会。”